葫芦籽and蓝精灵

抽风型瘦金体,
笔长乐记青云/鹤书/大鹤书,
楼诚迷妹,
p大的小甜甜(你滚),
蓝雨庙小和尚,
史向策瑜,
刺客列传双白,
本命张学良,
欢迎约字,
微博同名,欢迎同坑小伙伴聊天~

余生

今天看到晨翔的消息把我虐惨了,半夜睡不着的产物,大概是刀,大概明天醒了觉得受不了就删了,不妥删。

易柏辰靠墙坐着,他不明白事情为什么变成这样了。明明大家昨天还在游乐场疯狂玩了几次过山车,明明……晨翔不来一起参加活动确实有点不对劲,可那不是因为要去服兵役了吗?

墙的另一边就是他的马马哥,可他靠着的墙,越来越凉了,怎么也捂不热。

“真的要解散了吗?解散了以后大家怎么办?解散了我们十二个人是不是就不能常常吃住在一起了?我和你……是不是再也不能有一丝暧昧了……”易柏辰仍旧靠着墙,力气大到快把自己镶进墙里。

“易恩?我可以进来吗?”门口传来笃笃的敲门声。

“Evan啊,我在,你等一下!”坐在地上的少年迅速爬起身。

“给你的,特地跑了好远买的椰子水,要不要?叫声哥就给你。”门外的少年温柔的笑着。

“马振桓!你爱给不给!”门内的少年眼圈有点泛红。

“其实……其实你知道,我是来,大概是来,安慰安慰你……”门外的少年稍微耸了耸肩,“你也知道,我不怎么会表达。”

“快进来啦!”易恩抢过自己那份椰子水,把还站在门外的evan拉进了屋。

“你们是不是早就知道了?只有我自己不知道吧。”易恩轻轻咬着吸管。

“是,晨翔虽然没有明说,但我和伟晋大概猜到了,就是没敢告诉你们,”马振桓的眼神有点歉疚,“不过没关系啊,晨翔做出了自己的选择,我们应该为他高兴不是吗?“

安静低头喝椰汁的少年忽然抬头“他走了,他有了自己的选择了,那我们呢?我们怎么办?就地散伙吗?”少年嘶吼着,早已赤红的眼睛里泛起了几点泪花。

还有你,见不到你了我怎么办。那是未说出口的话。

“其实,没有你想的那么糟,没了晨翔,我们11个人还是SpeXial啊,我们还是会一起活动,一起发专辑,一起拍戏。你也不要怪晨翔嘛,他也是有自己的苦衷的,他也想跟大家在一起啊……”

“想在一起为什么要这样!”马振桓没说完的话被粗暴地打断。“马振桓!我们,如果仅仅是一个团体,我也可以理解晨翔,可是这里有你啊,你是不一样的,我们要是不在一个团里了,我要是不能常常见到你了,你就不是我一个人的马振桓了,因为这件事,我可能这辈子都不可能跟你住一间房演一部戏做一辆车了马振桓!”少年的眼里终于流出了泪。

伸手把哭着的孩子揽进怀里“好了好了,没有你想的那么糟糕,我们不会解散的,就算真的解散了,我们还是可以一起玩啊,什么再也不能了,事情还没有结果,我们只能等,所以开心一点,好吗?”感觉到怀里的刺刺头微微点了点,“好了,所以收拾收拾早点睡,明天早上还要拍戏呢,实在不行你就敲墙,听到我会过来的,好吗?”

不好,又能怎样呢,他始终是他的马马哥,不是他一个人的马振桓。墙依旧冰冷,从来没有被敲响。

评论(6)

热度(1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