葫芦籽and蓝精灵

抽风型瘦金体,
笔长乐记青云/鹤书/大鹤书,
楼诚迷妹,
p大的小甜甜(你滚),
蓝雨庙小和尚,
史向策瑜,
刺客列传双白,
本命张学良,
欢迎约字,
微博同名,欢迎同坑小伙伴聊天~

一直觉得顾帅接的这句特别戳我的点。
“凭君莫话封侯事,一将功成万骨枯”他封侯安定,也伴着玄铁营将士的累累白骨,他不愿多提,他心疼。
“顾昀梦见自己仰面躺在了一口巨大的铡刀下,重逾千斤的刀刃压在他的胸口上,一点一点地挫着皮肉压进骨头里,将他活生生地一刀两断,他与自己的身体四肢都断了联系,只有胸口一线的伤口,疼得他抓心挠肝,耳畔是乱七八糟的哭声、炮声、边城如哭的嚎叫声与气如游丝的胡笳断续跑调声……
他被那铡刀劈开,伤口处却没有血,反而掉出了一支信号箭,尖声嘶吼着冲上天际,炸得山河耸动。”
“他和他的玄铁营之间仿佛有一种奇异的感应,这天夜里,西域古丝路驻军地,第一支不祥的信号箭在夜空中炸了个姹紫嫣红。”
玄铁营,是他的袍泽。,也是他自己。
“一片冰心在玉壶”,
“可惜顾昀那地痞流氓的皮肉下、杀伐决断的铁血中,泡的是一把潇潇而立的君子骨,做不来谋君窃国的事。”
没有办法说一段彩虹屁,只好引用原文。

评论

热度(71)